进入9月,A股市场迎来了一股“小牛风”,上证综指再次突破3000点整数关口,各大股指均呈现快速上涨态势。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在市场整体上涨背景下,科技行业整体表现相当亮眼。数据显示,截至9月9日,在9月短短6个交易日里,按申万一级行业指数划分的通信、电子、计算机三大指数分别上涨17.15%、14.26%和14.06%,位居前三。诺安基金旗下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同期大幅上涨18.80%。根据诺安成长混合基金2019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末,诺安成长混合基金投资组合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高达50.17%。  事实上,伴随着中国经济转型,科技创新行业正在孕育一批具有高成长性优质个股。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在年内震荡上行的市场行情中,通过捕捉科技等行业投资机会,获得了远超市场走势的收益。数据显示,截至9月9日,今年以来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净值增长率为73.90%,不仅远超沪深300指数31.96%的涨幅,并获得50.70%的超越基准回报率,彰显了其背后基金经理卓越的主动管理能力。  目前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由蔡嵩松和王创练两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其中,蔡嵩松具有博士学位,计算机专业出身,对于科技行业的政策、市场、产业链及技术发展趋势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围绕科技企业的发展阶段和投资机会,蔡嵩松认为,科技企业的投资阶段呈现曲线状,主要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主题投资阶段。在这一阶段,市场对主题抱有预期,曲线主要表现为上升阶段。伴随着主题投资阶段预期最高点的来临,曲线将进入第二个阶段——回落期。在这一阶段,真正的产品开始落地,市场预期开始下降。最后一个阶段是企业的成熟期。这一阶段,企业盈利和业绩开始缓慢增长。在投资阶段的选择上,蔡嵩松表示,由于计算机专业的学习背景以及过去科技行业的从业背景,其对科技领域发展趋势较为敏感,较擅长通过把握主题投资阶段。  站在当前的时间窗口,蔡嵩松表示看好科技行业大方向。“在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背景下,美国对我国进行产品和技术封锁,抓住国产化替换的浪潮,寻找在未来国产替换过程中能够成长为对标海外巨头的优质企业。”蔡嵩松认为,5G时代即将到来,在投资中将抓住5G建设周期中高速成长的公司,同时把握5G带来的下游应用投资机会。在具体行业上,建议关注自主可控、半导体、5G产业链、消费电子等方向。

近日,习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这一政策消息的释放,让“区块链”概念再次涌上风口浪尖。受区块链利好消息刺激,10月28日开盘,逾百只区块链概念股一字板涨停,带动三大股指集体高开。对此,诺安成长(320007)的基金经理蔡嵩松认为,区块链现已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如果央行构建出以人民币背书的完整数字货币,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将有望成为中国的一个重大机会。因此在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的背景下,选择国家意志支持的产业,同时抓住国产化替换的浪潮,寻找在未来国产替换过程中能够成长为对标海外巨头的优质企业。

蔡嵩松,计算机博士,诺安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拥有4年从业经验,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任计算机行业研究员,专攻科技板块及其相关行业研究,对TMT领域有深刻了解。

事实上,凭借着基金经理对科技行业政策、市场、产业链及发展趋势的敏锐性,诺安成长早在2018年年末就对信息技术产业进行了布局。据诺安成长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诺安成长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股票投资组合占比接近60%。今年以来,随着科创板的开闸上市,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偏好,激发了科技股的活跃程度。据银河数据显示,截至10月25日,诺安成长基金2019年以来净值增长率为63.21%,超越偏股型基金平均水平25.78%;过去三个月净值增长率为30.90%,在457只同类偏股型基金中位列第一名。

2019年行将结束,但贯穿其中的“科技”主线依然被各大机构看好。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诺安成长混合的基金经理蔡嵩松直言,在未来3年-5年的科技国产化与5G大浪潮中,A股市场很可能走出收益翻倍的硬核科技股。

从招募说明书中可以看到,诺安成长混合基金配置了双基金经理——研究部总监王创练先生和新锐基金经理蔡嵩松先生。不同于多数基金经理的金融背景,蔡嵩松先生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曾从事软件系统研发相关工作,对科技相关领域有着极为灵敏的嗅觉。

但计算机专业出身的蔡嵩松也指出,虽然科技概念股很多,但A股中真正具备核心竞争力的科技企业不超过20家。“科技股的选股效率相对较高,能带来持续收益的标的,必然具备核心竞争力。而我的优势在于专业知识与择时敏锐度,这将有助于我聚焦能力圈,力争为持有人获取回报。”

目前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度增长迈向高质量增长,叠加中美贸易战的因素,蔡嵩松认为,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科技这条主线的投资逻辑不会有所改变。随着风险偏好的提升,科技板迎来了5G周期的确定性带动。5G产业链具有两方面逻辑加强:一方面,5G时代即将到来,5G建设周期中很多公司高速成长,同时5G带来下游应用投资机会;另一方面,在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背景下,美国对我国进行产品和技术封锁,抓住国产化替换的浪潮,配置能够在未来国产替换过程中能够成长为对标海外巨头的优质企业。

从芯片设计博士到基金经理

“5G建设是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是一切信息交换的桥梁,高速公路建设完成之后,相关的应用才会蓬勃发展。”蔡嵩松表示,围绕5G周期和国产替换这两大主要方向,选择国家意志支持的产业,选择有技术壁垒的龙头公司。在具体行业上,重点布局半导体、5G、消费电子、自主可控等方向。

在大资管领域,公募素有“皇冠明珠”之美誉,基金经理也被称为“靠‘硬知识’捞金”的群体。但是,在这个名校高学历扎堆之地,“学霸”并不适合常挂嘴边,因为它显得含糊又笼统。准确地讲,具备进入优势并能迅速找准赛道的,是那些精专的“刺猬”,而非杂学的“狐狸”。

韦德国际官方网站,初生的“刺猬”朝气蓬勃,如果刚入赛道又幸运地碰上对味行情,他的登场,想必会是耀眼的。

2001年,年仅15岁的蔡嵩松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就读计算机专业。硕博阶段,蔡嵩松就读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专业主攻芯片设计。2011年博士毕业,25岁的蔡嵩松由“学研”转“产”,进入科技企业从事芯片设计与市场战略工作。蔡嵩松对记者说,得益于专业背景和这段工作经历,他在早期就对科技领域,包括芯片、软硬件操作系统和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产业格局等有了深入的了解。“这为我随后从事投研工作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2015年,蔡嵩松从企业出来,进入华泰证券研究所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在这个阶段,科技创新叠加移动互联网浪潮,A股迎来了一轮成长股行情。也是在这期间,市场上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蔡嵩松基本都去实地调研过。两年之后,蔡嵩松从卖方转买方进入诺安基金,聚焦科技及相关产业研究。

如此清晰的路径依赖,让蔡嵩松形成了由表及里的科技发展认知。

“一国的科技发展,尤其是芯片等核心领域,是个长周期过程,科技产业与科技产品虽瞬息万变,但技术进步却是一脉相承的。”蔡嵩松指出,中国科技的发展脉络主要是“国产化替代”与“自主可控”。他举例说,国内计算机行业早在2012年时经历过一波“去IOE”浪潮。“I是指服务器端的全球龙头IBM,O是指软件数据库龙头Oracle,E是存储服务器龙头EMC。从那时起,国内电脑实现了从戴尔、惠普、IBM到联想、浪潮、曙光的国产替换。”

“但这只是品牌层面的替换,笔记本电脑里面的核心零部件基本还是依靠国外进口。因此,随后,国内的电脑科技朝着核心零部件替换方向发展,最核心的就是CPU—中央处理器。”蔡嵩松说,长期以来,CPU市场基本被国外公司垄断,其中美国的英特尔就占了约90%的市场。芯片自主化是“从一到加速”的过程,其不仅要实现产业发展加速化,还要在产品丰富度、稳定性与性能等方面不断提升乃至超越,这是不容易的。

“但在过去的20多年,中国一直在自主研发的进程中前行,目前已有小批量的应用落地。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从品牌到核心零部件,大众消费者就能买到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化机器。”蔡嵩松说。

筛选硬核科技标的

科技虽是技术的创新前沿,但细分投资赛道繁多,硬核壁垒与概念热点往往混淆在一起。正如蔡嵩松所言,在目前A股市场上,虽然科技概念股数量很多,但真正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或不超过20家。“在我看来,科技股的选股效率是非常高的。从市场表现看,硬核公司与概念公司可谓泾渭分明。对基金经理而言,真正的考验在于能否去伪存真,从中选出硬核公司。”

首先,蔡嵩松认为,兴起于2019年的科技周期行情与2014年-2015年的科技成长行情不一样。随着市场有效性提升,投资者和市场都逐渐认识到,能带来持续稳健收益的公司,必然要具备核心科技竞争力。

其次,卖方选股的逻辑相对简单,主要是基于公司基本面、盈利和估值预期进行选择。但是,买方还要在这个基础上结合市场基本面进行细致判断。比如,蔡嵩松提及,在经济增速放缓阶段,所谓“小而美”的公司其实是伪命题,尤其是科技行业。因为,硬核科技的发展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单靠小公司的小块业务是不够的,这些公司大多是上涨行情中的跟涨品种,但不是领涨和龙头品种。

比如,今年三季度的科技股行情,最初是从PCB板上涨开始的。这类公司的科技壁垒相对较低,在未来2年-3年的5G建设周期中业绩可能会超预期。但这类公司的估值天花板相对较低,如果在第三年或第四年的景气度接不上,业绩就会下滑,成长性的不足就体现了出来。

因此,在寻找标的时,蔡嵩松首先关注的是核心技术壁垒,即“技术或产品的护城河够不够深”,其次是标的是不是所处赛道的龙头,赛道的未来景气度是否够高。而对于企业短期盈利与短期订单等当期数据,他考虑较少。“在未来3年-5年的国产化与5G大浪潮中,硬核科技股实现翻倍的收益是可能的。”对于这类公司,蔡嵩松认为,短期内没有业绩不要紧,但随着时间推进业绩会持续放量,其价值就会逐渐体现出来。

蔡嵩松举例说,5G换机潮之下手机销量会迎来拐点。他发现一个趋势,即高端手机摄像头的数量已从双摄到三摄再到四摄。“随着新手机需求增加,摄像头模组数量也在增多,且二者存在‘乘数关系’。显然,摄像头企业会存在投资机会。”

如何进一步筛选标的?蔡嵩松分析发现,以业务类别为依据,例如摄像头企业可分为两类,分别是摄像头模组支架公司和摄像头传感器芯片公司。“5G手机销量会带动模组支架增加,但这并没有技术壁垒,而摄像头模组里的CMOS传感器芯片是有技术壁垒的。未来几年,这是科技周期中的高成长行业,或会带来量价齐升的投资收益。更为确定的是,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国产化替换’浪潮势不可挡,中国要抓住时间窗口把硬核科技发展起来。因此,在这轮科技周期中,我将持续聚焦当前的能力圈,通过基金规模与业绩增长,力争为持有人获取回报。”

向“市场派”迈进

“与目前赛道上其他基金经理相比,我觉得自己最大的区别,是我依旧保持着原始锐度。”蔡嵩松直言,他的优势在于专业知识与对时点把握的敏锐度。“我不会把自己定义为‘价值派’或‘趋势派’,我更多地想当一个‘市场派’,成为一个全攻全守型选手。在市场行情来的时候,通过提升仓位来获利;在缺乏行情时,则通过降低仓位来控制回撤。”

在能力圈内获利,是专业投资的基本原则。诚然,与不少前期奋力摸索的基金经理相比,蔡嵩松是幸运的。他基于自身禀赋早早确立了能力圈,并趁着上行的科技周期大展拳脚。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蔡嵩松管理的基金总规模已超过30亿元;截至2019年11月15日,其任职期间最佳回报率超过50%。其中,诺安成长混合今年以来的回报超过80%。

“投资是可以保持青春的行业,也是我一生的事业。在每天的市场博弈里,我的状态是亢奋的。但在这波科技周期过去后,我希望在其他领域也能游刃有余地去做投资。”蔡嵩松说,在做好科技股投资的同时,他也希望扩展个人的能力边界。“我会按照市场轮动的方向逐步延伸能力圈。”

蔡嵩松表示,在市场流动性好时会比较关注成长股票,但在流动性收紧时会随大资金方向去研究银行、保险等金融蓝筹板块,并进一步延伸到消费、医药、基建、地产等周期性板块。“需要学习和丰富知识的领域还很多,包括老牌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这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也是一个张弛有度的过程。”

“当前,外部环境持续缓和,央行近期下调MLF利率等举措,也明确了未来的货币政策节奏。只要大的基本面不发生变化,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去布局结构性行情。”蔡嵩松说,未来,不管从市场制度建设与资金多元化角度看,A股生态环境都将趋于成熟,这将为他的投资持续提供良好的环境条件。

蔡嵩松还提及,目前北向资金的持续流入对A股的影响主要还是集中在大消费领域。“一方面,科技行业信息不对称性较为明显,与本土资金相比,外资做细致跟踪的成本相对较高,目前会倾向于确定性较高的消费、银行、地产等蓝筹股。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国产化替代进程的持续推进与国内科技龙头的成熟发展,外资未来应该会逐步参与到科技行业的投资上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