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证券集团控股向该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提供有关其于开曼群岛成立的基金管理业务及基金股本中每股面值或票面值0.001美元的无投票权参与股份。于2019年8月31日,基金有一股已发行管理股份及981股已发行参与股份。  透过该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Super
Harvest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持有一股已发行管理股份。SH Asset
Management已获委任为投资经理,以管理基金及有关指定独立投资组合。尽管上文所述,该公司与基金均为独立法律实体,而由于公司并无于独立投资组合拥有任何参与股份,故公司于基金并无实益拥有权。  就基金而言,于2019年8月31日,其包括六项子基金,基金总额约为5173万美元,其中3635万美元已投资于公司发行的优先票据。发行优先票据的所得款项3635万美元已用于发展该集团的网上投资平台及移动应用程式及集团向借款人提供的放债业务。  由于该集团的放债业务于向借款人收回未偿还贷款方面遇到困难;及集团中国发展物业的预售情况于2019年因市况严峻而大幅放缓,因此该公司未能偿付本金总额约1760万美元的优先票据。该等原先已到期的优先票据的到期日已延至2020年7月至10月期间。  由于上述原因,基金的若干独立投资组合未能于各独立投资组合的强制赎回日取得正数回报,或甚至退还参与股份持有人所投资的资金。根据有关参与股份的要约文件,包括有关基金的私募配售备忘录;有关基金各独立投资组合的补充私募配售备忘录;及认购参与股份的认购表格,可合法取得的资金须根据各认购人持有的参与股份数目按比例分派予持有当时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参与股份的认购人。在该情况下,参与股份的持有人可能无法收回其全部投资。然而,该公司强调,基金投资涉及风险。要约文件已载有明确警告及风险声明,指明投资参与股份须承受风险,且只适合了解所涉及风险及可承受所投资金额大幅或甚至全数损失的成熟投资者。  尽管出现上述情况,该公司已致力并将继续探索公司与基金之间重组债务融资或可得的其他选择的所有可行性及策略。  诚如上文所述,该公司及基金均为独立法律实体,而该公司于基金并无实益拥有权。因此,公司认为,即使基金未能于相关强制赎回日赎回若干独立投资组合的参与股份,或倘基金与参与股份的持有人于日后出现任何争议或法律诉讼,将不会对公司产生净财务影响及╱或重大不利影响。公司亦谨此强调,参与股份的持有人并无法定身份代表基金向投资经理、该公司或彼等各自的董事或管理层提出任何法律诉讼。

韦德国际官方网站 1

韦德国际官方网站 2

原标题:中昌国际控股(00859)因三盛宏业贷款融资违约致控股权易主中国信达(01359)
25日复牌

原标题:中昌国际控股(00859.HK)控股股东所持8.44亿股押记股份遭执行
明日复牌

中昌国际控股(00859)公布,该公司于2019年10月21日获中国信达(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保证代理人)告知,根据于2019年5月15日由三盛宏业(香港)有限公司(作为借款人)、陈建铭(三盛宏业的最终实益拥有人)(作为担保人)、陈艳红(陈建铭的配偶)(作为担保人)、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三盛宏业的母公司)(作为担保人),及保证代理人(作为贷款人、安排人、代理人及保证代理人)所订立关于一笔为期24个月的7亿港元贷款融资的融资协议,以及就融资协议所签订的若干融资文件,包括但不限于三盛宏业与保证代理人之间就约8.436亿股该公司股份所立的股份按揭,由于持续发生若干于融资文件所载的违约事件(包括当融资文件项下的未偿还费用到期及应予支付时,未能支付有关费用),故保证代理人已于2019年10月18日按照股份按揭的条款采取执行行动,而所有押记股份的实益拥有权现归属予保证代理人。

10月24日,中昌国际控股(00859.HK)公布,公司于2019年10月21日获保证代理人中国信达(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告知,根据于2019年5月15日由三盛宏业(作为借款人)、陈建铭(三盛宏业的最终实益拥有人)(作为担保人)、陈艳红(陈建铭的配偶)(作为担保人)、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三盛宏业的母公司)(作为担保人),及保证代理人(作为贷款人、安排人、代理人及保证代理人)所订立关于一笔为期24个月的7亿港元贷款融资的融资协议(“融资协议”),以及就融资协议所签订之若干融资文件(连同融资协议统称为“融资文件”),包括但不限于三盛宏业与保证代理人之间就8.44亿股公司股份所立的股份按揭,由于持续发生若干于融资文件所载的违约事件,故保证代理人已于2019年10月18日按照股份按揭之条款采取执行行动,而所有押记股份的实益拥有权现归属予保证代理人。

紧接采取执行行动前,三盛宏业持有押记股份(即约8.436亿股公司股份,占该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约74.98%)及本金金额1100万港元的公司可换股票据,其可按当前换股价转换成1371.571万股公司新股份。

紧接采取执行行动前,三盛宏业持有押记股份(即8.44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约74.98%)及本金金额1100万港元的公司可换股票据,其可按当前换股价转换成1371.57万股公司新股份。据保证代理人告知,鉴于采取执行行动,三盛宏业不再持有押记股份,并已终止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获保证代理人进一步告知,可换股票据受限于融资文件下之抵押权益,而于公布日期,保证代理人并未就可换股票据采取执行行动。据三盛宏业告知,其正就执行行动对其持有的公司股权及权益披露的必要报备构成之影响寻求法律意见。

据保证代理人告知,鉴于采取执行行动,三盛宏业不再持有押记股份,并已终止成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该公司获保证代理人进一步告知,可换股票据受限于融资文件下的抵押权益,而于本公布日期,保证代理人并未就可换股票据采取执行行动。据三盛宏业告知,其正就执行行动对其持有的公司股权及权益披露的必要报备构成的影响寻求法律意见。

据保证代理人告知,保证代理人为放债人条例(香港法例第163章)下的放债人牌照持牌人,并为中国信达间接全资拥有的公司。鉴于采取执行行动,保证代理人所持有的公司投票权由零增加至约74.98%。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第26.1条,保证代理人有责任就保证代理人尚未拥有或尚未同意收购的公司全部证券作出强制全面要约,除非该项责任获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企业融资部执行董事或获其转授权力的人士豁免,则作别论。保证代理人已根据收购守则规则26之豁免注释2申请豁免遵守该项责任。

据保证代理人告知,保证代理人为放债人条例(香港法例第163章)下的放债人牌照持牌人,并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其H股于联交所主板上市,股份代号:1359)间接全资拥有的公司。鉴于采取执行行动,保证代理人所持有的该公司投票权由零增加至约74.98%。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第

于2019年10月23日,集团收到银行函件,要求于2019年10月25日或之前偿还全数结欠金额(连累计利息及费用)约10.93亿港元,否则银行将采取适当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对集团提起法律程序,藉以收回结欠金额连利息及费用,及╱或对集团的存款行使抵销权)。集团层面的银行债项以(其中包括)集团所持若干物业权益作抵押。集团将尽其所能与银行商讨,力求就此事达成和解。公司正在评估该等执行行动及催缴函对集团其他第三方借贷带来的影响。

26.1条,保证代理人有责任就保证代理人尚未拥有或尚未同意收购的公司全部证券作出强制全面要约,除非该项责任获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企业融资部执行董事或获其转授权力的人士豁免,则作别论。保证代理人已根据收购守则规则26的豁免注释2申请豁免遵守该项责任。

此外,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于2019年10月25日上午九时正起恢复股份买卖。

于2019年10月23日,该集团收到银行函件,要求于2019年10月25日或之前偿还全数结欠金额(连累计利息及费用)约10.93亿港元,否则银行将采取适当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对该集团提起法律程序,借以收回结欠金额连利息及费用,及╱或对集团的存款行使抵销权)。集团层面的银行债项以(其中包括)集团所持若干物业权益作抵押。该集团将尽其所能与银行商讨,力求就此事达成和解。公司正在评估该等执行行动及催缴函对集团其他第三方借贷带来的影响。

此外,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股份自2019年10月25日上午9点起复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