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 药效存疑
为了扩大销量,一些知名烟草品牌正试图通过添加中草药的方式,给有害健康的烟草披上“保…

为了扩大销量,一些知名烟草品牌正试图通过添加中草药的方式,给有害健康的烟草披上“保健”的外衣。

摘要:
  “如果烟草流行的趋势不改变的话,2025年,我国每年与烟草使用相关的死亡会达到200万;2050年增至300万;现在到2050年将有1亿中国人死于烟草。”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说。
  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癌症基金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等9月25日在北绝对震撼
中国将有一亿人死于烟草  “如果烟草流行的趋势不改变的话,2025年,我国每年与烟草使用相关的死亡会达到200万;2050年增至300万;现在到2050年将有1亿中国人死于烟草。”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说。
  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癌症基金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等9月25日在北京发起倡议,呼吁社会组织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抵制烟草企业以冠名文体赛事、捐资助学的名义做“隐形”烟草广告的行为。来自医学、公共健康、环保、疾控等领域的45家民间组织在倡议书中承诺拒绝接受烟草企业任何形式的赞助。  中国癌症基金会控烟与肺癌防治工作部主任支修益介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也是最主要的烟草受害国。目前,中国吸烟人数已超过3亿,占全世界吸烟者总数的1/3,每年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人数约100万。与烟草相关的死亡,超过了艾滋病、结核、交通事故以及自杀死亡人数的总和,占全部死亡的12%。  据统计,中国种植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烟草,生产并消费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卷烟
。近10年我国卷烟产量增加40%。烟草已经成为威胁中国公民健康的最大“杀手”,烟草业成为中国最大的健康危害型产业。  “人口红利”结束与烟草疾病负担高峰到来同步。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经济学家胡鞍钢强调,“我国在2015年后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将开始下降,人口红利期结束。人口抚养比不断增加,意味着每位劳动人口需要供养的非劳动人口数量增加;而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意味着养老金等社保支出的压力增大。因为我们人口红利期迅速结束,其中由于吸烟和暴露二手烟引起的慢性疾病带来健康的危害和过高的医疗成本正在迅速增加,如果不进行烟草控制。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将受到严重影响。”  吴宜群指出,烟草是一种以人们的健康为代价的行业,其缩减在全球都是大势所趋,“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核心是使十几亿中国人民经济和社会净福利最大化,既要提高名义福利,更要减少发展成本。  “今天的烟草危害结果在20-30年以前就已经确定了,而控烟的效果可能需要同样长的时间才能逐渐显现。控烟工作我们已经比美国晚了约40年,但是,如果能全面落实《公约》,我们可以用较短的时间获得较好的效果。”吴宜群说。  “烟草赞助本质上是一种市场营销战略,与慈善捐助有着本质的区别。”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依群说,“烟草制品有害生命健康,接受烟草捐助,支持烟草企业所谓”企业社会责任”捐助活动,违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和公共卫生宗旨”。

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 药效存疑

不少控烟人士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烟草企业是在用
“调制出来的芳香气息和编造出来的保健功能”忽悠消费者,这既没有科学依据和国家标准,也违反了国际公约,甚至存在进一步危害健康的可能。

为了扩大销量,一些知名烟草品牌正试图通过添加中草药的方式,给有害健康的烟草披上“保健”的外衣。

推荐阅读

不少控烟人士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烟草企业是在用
“调制出来的芳香气息和编造出来的保健功能”忽悠消费者,这既没有科学依据和国家标准,也违反了国际公约,甚至存在进一步危害健康的可能。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多位专家建议,国家药监局应对烟草制品中加入中草药等添加剂的行为进行管理。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多个品牌打“中草药”牌

多位专家建议,国家药监局应对烟草制品中加入中草药等添加剂的行为进行管理。

“烟草业正通过添加大量化学物质增香、调味、添加各种中草药,并以‘有利健康’、‘增强活力’为诱饵,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22日下午,在一场以控烟为话题的讨论会上,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依群说。

多个品牌打“中草药”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了多个知名烟草企业的官网。

“烟草业正通过添加大量化学物质增香、调味、添加各种中草药,并以‘有利健康’、‘增强活力’为诱饵,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22日下午,在一场以控烟为话题的讨论会上,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依群说。

给有毒健康的烟草披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将有生龙活虎亿人死于烟草  。在红云红河集团的官方网站上,“云烟·硬珍品”的口味特点是“融合了辛香、木香及花香的韵调,加入天然药物提取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了多个知名烟草企业的官网。

在湖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网站上,“黄鹤楼(感恩)”的产品内质被介绍为“以中医香薰原理及祛火理论为基础,全面添加自有香精香料基地科学提取的本草活性物质”。

在红云红河集团的官方网站上,“云烟·硬珍品”的口味特点是“融合了辛香、木香及花香的韵调,加入天然药物提取物”。

王依群认为,卷烟制品中添加中草药的还有采用中草药添加技术的“中南海”蓝色风尚卷烟;添加新型天然植物提取液——神农萃取液的五叶神牌卷烟;添加“金圣香”提取液且具有中医药“保健功能”的金圣牌卷烟等。

在湖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网站上,“黄鹤楼”的产品内质被介绍为“以中医香薰原理及祛火理论为基础,全面添加自有香精香料基地科学提取的本草活性物质”。

“初步统计,烟草制品添加的中草药,有罗汉果、金银花、蒲公英、甘草等数十种之多。”她说,烟草企业正在利用添加剂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针对的人群主要是青少年和女性。数据显示,这些和中草药沾边的卷烟品牌的销量非常惊人。

王依群认为,卷烟制品中添加中草药的还有采用中草药添加技术的“中南海”蓝色风尚卷烟;添加新型天然植物提取液——神农萃取液的五叶神牌卷烟;添加“金圣香”提取液且具有中医药“保健功能”的金圣牌卷烟等。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称,去年我国卷烟销售量增加3%,利润主要来自高价烟。黄鹤楼、云烟等均为2010年一类卷烟累计交易量前十位的品牌。

“初步统计,烟草制品添加的中草药,有罗汉果、金银花、蒲公英、甘草等数十种之多。”她说,烟草企业正在利用添加剂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针对的人群主要是青少年和女性。数据显示,这些和中草药沾边的卷烟品牌的销量非常惊人。

在2011年初召开的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局局长姜成康透露,去年全年有15个品牌商业批发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其中云烟超过400亿元。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称,去年我国卷烟销售量增加3%,利润主要来自高价烟。黄鹤楼、云烟等均为2010年一类卷烟累计交易量前十位的品牌。

违反《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在2011年初召开的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局局长姜成康透露,去年全年有15个品牌商业批发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其中云烟超过400亿元。

在烟草制品中添加中草药,是否真的可以减少烟草危害甚至能起到保健作用呢?答案仍是未知数。

违反《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一位曾就职于卫生部政策法规司的副司级干部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非添加中草药就一定有益健康,而且目前除了少数药食同源的品种,添加其他中药品种都需要审批。

在烟草制品中添加中草药,是否真的可以减少烟草危害甚至能起到保健作用呢?答案仍是未知数。

“更重要的是,中药结构复杂、研发难度大,即使添加的是好东西,但在经过燃烧后,在高温反应下出现什么新物质,还有没有好的功效,甚至有没有毒性,谁都不知道。”上述副司级干部表示。

一位曾就职于卫生部政策法规司的副司级干部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非添加中草药就一定有益健康,而且目前除了少数药食同源的品种,添加其他中药品种都需要审批。

王依群则指出,曾有研究检测135名中草药卷烟的吸烟者和143名普通卷烟吸烟者的尿液,发现中草药卷烟吸食者和普通卷烟吸食者体内的尼古丁水平或致癌物质水平没有差别。

“更重要的是,中药结构复杂、研发难度大,即使添加的是好东西,但在经过燃烧后,在高温反应下出现什么新物质,还有没有好的功效,甚至有没有毒性,谁都不知道。”上述副司级干部表示。

尽管中草药的功效尚无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行为已违反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

王依群则指出,曾有研究检测135名中草药卷烟的吸烟者和143名普通卷烟吸烟者的尿液,发现中草药卷烟吸食者和普通卷烟吸食者体内的尼古丁水平或致癌物质水平没有差别。

今年是中国加入
《公约》第六年,根据《公约》第四次缔约方会议上通过的决议:烟草制品中旨在增强吸引力的添加成分应当被管制。

尽管中草药的功效尚无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行为已违反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今年是中国加入
《公约》第六年,根据《公约》第四次缔约方会议上通过的决议:烟草制品中旨在增强吸引力的添加成分应当被管制。

TAGS:药效中草药披上云烟黄鹤楼烟草存疑外衣

王依群说,我国烟草制品成分管理现状是体制、标准、监管三项“真空”。食品添加剂国家标准中,没有任何一种添加剂可明确用于卷烟制品。这些“真空”使得烟草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消费者协会律师邱宝昌则表示,烟草业在烟草制品中加入添加剂,侵犯了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权、知情权和选择权。

”烟草制品既不属于药品,也不属于食品,但它能通过口腔进入人体脏器,应当按照食品药品管理模式,有统一的国家管理标准。“王依群建议建立有效的烟草制品成分管制。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姚乃礼认为,卷烟中添加药品,理应归药监局管,应赋予国家药监局明确的监管权力。

相关文章